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美驻成都总领事外商投资很看重知识产权保护

2018-11-30 19:08:31

美驻成都总领事:外商投资很看重知识产权保护

本报专访美国驻成都总领事何孟德

5月17日上午10点,美国驻成都总领事何孟德先生(Peter ymond,Ph.D),如约出现在重庆万豪大酒店39楼商务会客厅,与本报畅谈中美经贸及投资合作,重庆吸引外商及经济转型升级的新机遇。

何孟德先生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专访中,何先生畅谈了如何改善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环境,如何保护知识产权,这对地方政府及工商企业界人士有积极的参考价值。

美国投资重庆瞄准内地市场

重庆青年报( 以下简称重青财经) :美国现在也开始重视制造业,美国的制造业与中国有怎样的不同?与重庆又有怎样的差异?

何孟德:美国能源成本开始下降,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开始上升,这对公民来说是件好事。美国的制造业竞争越来越强,这主要靠市场因素,不是成本因素。

美国开始投资重庆,主要是为了出口到其他国家。现在是为了进入中西部市场,减少物流运输成本。美国与重庆企业的合资合作方面,长安福特是美国与重庆企业合作典型的成功案例之一。福特汽车初与长安汽车合作,是看重重庆劳动力成本的优势,现在则是为了进入重庆乃至周边市场的时机。

如今,长安福特已经是福特全球的合作工厂。前一段时间,我还专门去长安福特考察了一番。长安福特的生产效率,与美国底特律的生产效率差不多,次品率也跟底特律差不多,有些产品甚至更好一些。

现在,美国的公司都在中国投资,西南地区作为中国发展快的区域,重庆的发展又排在西南地区前列,重庆与美国制造业的距离,正在越来越近。

重庆需要创造更好条件吸引人才

重青财经:中国的部分产业(如纺织、陶瓷)已经开始向越南等国转移,而中国西部却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依您看,中国西部若想要留住东部向东南亚国家转移的那些产业,在投资环境上还需要做那些完善?

何孟德:低端产业转移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就像二三十年前从欧美等国向中国转移一样。

目前中国的人才水平越来越好,工资水平越来越高,一些低端产业的企业本来的利润率就很低,要保持企业相应的利润,就得往越南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转移。

对于中国西部来讲,尤其是重庆,作为中国西部的直辖市,需要站在更高的起点招商引资, 或者叫作招商选资。重庆不要害怕劳动力成本上涨,因为只有设立更高的工资,创造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才能吸引更的人才加盟。有了人才资源,才有可能做出更好的事情来。

在过去,美国的大公司大部分选择在东南沿海地区投资。现在,西部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受到美国公司的重视,人才也越来越多。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中国西部地区的人才流行“孔雀东南飞”,但现在,他们开始飞回来了。因为西部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十年前,西部就业机会较少,尤其是适合人才的发展机会,但现在有了。

目前,重庆地方政府已经更加重视改善投资环境,包括居住环境,受教育的环境,除劳动力、人才因素外,教育、医疗系统也需要改善。

重庆目前在做云计算等高端产业,福特、HP等美国大公司对重庆都充满了期待。重庆能否在新一轮的产业转型升级中得到更好的发展,吸引高素质人才是关键因素,这需要重庆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生活环境,完善各种福利待遇,不仅要将人才引进来,还要留得住。留住人才,留住人才的心,才能更好地为重庆的城市发展做出更好的努力。

保护知识产权有利提升投资环境

重青财经:从我们的观察中看到,外商投资企业更加关注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

何孟德:对于外商尤其是着名跨国公司而言,保护知识产权显得尤为重要。保护知识产权首先得要完善相应的法律,重要的是执行法律。除此之外,政府部门需要提高工作标准,达到国际水平,对工作安全、环境保护、商业合同等法律方面要不断完善,与经济发展相匹配。

回顾中国现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力度,比十多年前要进步很多,但仍需要更好地执行。

在中外合资企业中,的确发生过“山寨”产品的事情。比如一家中外合资公司制造的产品,两年之后,中国公司又制造出与其相似度高达90%的产品。如果双方有技术转让协议还好,如果没有技术转让协议,这就会令技术拥有方很不愉快。解决好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尤为重要。

中美合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案例中,在重庆的长安福特汽车公司,是做得相对比较好的一家公司。

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重庆市政府正在努力帮助跨国公司保护知识产权。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有一些跨国公司不愿意把比较新的技术拿到中国来,他们担心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随着中国加大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相信会有更多跨国公司将比较新的技术拿到中国来生产。

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对中国本土企业也有好处,因为他们也需要创新,他们的知识产权也需要得到保护。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对于提升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很有帮助。

中国目前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一方面需要本土企业加强自主创新能力,同时也需要引进全球先进技术,确保转型升级快速实现。

海外投资成功与否在于了解市场需求

重青财经: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走出去,不仅仅是寻找海外的贸易市场,还包括在海外投资,但总体上国际化程度不高。依您看,如何才能提高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水平?中国企业若要在一个国家成功投资,需要重点关注那些方面?

何孟德:就企业而言,重要的是进入到什么市场。比如早在二三十年前,日本出口到美国有很多的东西,后来丰田、本田等日本汽车公司开始在美国建厂。

在一个市场投资成功与否,需要了解市场的需求,更需要了解竞争对手的状况。中国企业进入美国也是为了开发当地市场。

重庆企业进入美国,为美国创造了就业岗位,同时也提升了重庆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帮助成渝经济圈的企业,寻找更好的投资机会。比如,今年3月份举行的“精彩路演”,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投资重庆,组织来自中国东部的美国公司,看重庆的投资机会,这里有三个大领域:绿色建筑、医疗卫生、旅游等高端行业。第二部分是投资美国,带领美国知名的企业,给投资美国的重庆企业提供美国法律、税务系统的服务,寻找好的投资机会,包括怎样开始,怎样去,怎样与美国的地方政府合作;邀请美国各州代表团访问重庆及企业,介绍那些项目合适投资。

关于在美国成功投资方面,需要详细知道卖什么样的产品给美国人,需要知道美国人究竟需要什么,他们能接受什么样的价格。如果是食品,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味道。此外,还需要知道寻找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是合适的。

这其中,前期需要做详细的市场调研。比如,在投资美国的时候,究竟是自己建设工厂,还是收购美国的工厂,需要详细了解目标收购公司和竞争对手的市场地位、技术水平。

在美国投资的机会很多,能不能成功,取决于是否了解市场,了解真正的机会,需要合作机构做尽职调查。

避免做假账退市需提前了解美国规则

重青财经: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中国概念股,出现两波退市风潮,一波是想私有化,一波是因为做假账。私有化是主动退市,而做假账退市则是被动。如何才能减少甚至杜绝假账的产生?除了中国概念股,还有那些类型的公司适合在美国上市?

何孟德:减少甚至杜绝假账的一个办法,就是需要对美国的资本市场做尽职调查。要了解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环境,赴美上市的公司那些账能做,那些账不能做。如果抱着做假账的心态去美国的证券交易所上市,恐怕受苦的还是赴美上市的企业。

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从来都是“用脚投票”,你要做假账,投资者就不会买账。跌破发行价,甚至退市,不是没有可能,而且非常多。赴美上市初融资的目的,可能就不一定能够达得到,甚至会亏损。要真正赴美上市融资,既要保持好的业绩,也一定不要做假账。

关于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类型,传统观念认为,中国企业只有高科技公司适合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其实不然,石油、水、纸浆等高质量的中国企业,都可以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

中国创新力超越欧洲关键在环境

重青财经: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指出,中国的创新力“将在十年内超越欧洲”;而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缺乏核心技术,比如汽车发动机、智能液晶电视显示器芯片和操作系统。依您看,中国缺乏核心技术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如果是缺乏原创动力,那如何才能提升中国的原创动力?

何孟德:中国的创新力“将在十年内超越欧洲”,不是没有可能,但并不一定。这主要取决于中央和地方政府怎样去创造这个创新环境。中国需要外国大公司的投资,欧美、日本等国的高科技公司选择在那里投资,取决于当地政府创造的投资环境和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是能否吸引这些外国大公司。

重庆若能胜出的话,外资自然会来。

十年后,中国的创造力,取决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

我们以美国硅谷为例,硅谷为什么在美国加州北部旧金山湾以南的那个地方,而不是在别的地方,因为那里离斯坦福大学很近,加州保护创新的法律也很完善。

今天的中国,什么地方会成为美国的硅谷,一个关键因素为是否有优质的教育资源,重要的是能否有完善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以及执行力度。

遵守WTO规则能降低贸易摩擦

重青财经: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遭遇贸易摩擦不断,比如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等。我们想问问,怎样才能降低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遭遇反倾销的几率?

何孟德:全球各个国家之间的贸易摩擦都会发生,欧盟与中国有贸易摩擦,美国与欧盟也有贸易摩擦,包括美国与日本,美国与中国等国,都有贸易摩擦。贸易摩擦在所难免,因为同行业公司之间存在着竞争,关键是如何降低贸易摩擦。

WTO(世界贸易组织)的贸易条款都是一样的,管理规定也是一样的。那些做法行,那些做法不行,都有明确的规定。包括美国在内,若能更好地执行WTO的标准,就能避免大部分的贸易摩擦。减少贸易摩擦的法则之一,就是不能违反规定。

建立双评级需首先建立公信力

重青财经:近年来,穆迪、标普、惠誉等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中国等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信用等级,致使中国国债和资本市场遭受数亿元的损失。美国和欧盟也着手调查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是否缺乏公正和透明性。欧盟呼吁建立欧盟自己的评级机构。穆迪、标普、惠誉这三家国际评级机构的客观公正性正受到质疑。

依您看,怎样才能建立一个客观公正的国际评级体系?是建立双评级体系,还是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改变国际评级体系现有的收费模式,能否改变国际评级缺乏公正性的弊端?向投资者收费,又怎样才能避免被投资机构操纵呢?

何孟德:在金融危机中,穆迪、标普、惠誉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犯了一些错误,他们对评级方法也做了一些调整。美国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他们是在不断完善中提升自己,完全否定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的做法,推翻他们的评级方法,采用一套完全新的评级方法,也不现实。

新的国际评级机构也只有在美国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一百多年沉淀的基础上,不断完善,才有可能建立更加科学的评级方法。

如果要建立第三方国际评级机构,那没有问题。只要公众信任,能够对自己的信用评级负责,几年下来,如果评级都是正确的,公众的信任度自然会提升,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至于改变国际评级收费模式的问题,如果缺乏客观公正性,向投资机构收费,同样会有被操纵的可能。所以,对于评级机构而言,关键的是公信力,公信力是评级机构的生命,没有了公信力,评级机构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

重青财经:有关中国股市六月份的大行情,资本市场上有两种说法,一种说要大涨,一种说将会毫无起色,你更赞同那种观点?为什么?

何孟德:股票市场重要的是信心和信任问题。如果被操控,投资者就会离开,如果是公开透明的交易,投资者就会进来。

在美国的股票市场上,内幕交易是禁止的,而且惩罚很严格,使之受到投资者的信任。美国的股票市场没有谁能操控,随着市场活动变化,严肃的投资者会长期对股票市场产生信任。中国股票市场需要长期被信任。

人物简介

何孟德先生,经济学博士,于2011年9月起担任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总领事。此前,自2008年8月起,何孟德先生任美国驻老挝万象大使馆副大使。

作为一位有二十多年经验的美国国务院外交官,他先前曾在美国驻中国、老挝、泰国和韩国大使馆任职,也曾在国务院华盛顿能源政策办公室、反恐怖主义办公室以及多边经济发展事务办公室工作过。

何孟德先生拥有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Fletcher School of Law Di-plomacy )经济学博士学位,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国际事务与经济学硕士学位。会讲老挝语、泰国语、汉语和一些法语。

资料来源: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金属钱夹厂家
万能架
固定剪叉式升降货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