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前高管承认财务造假郑百文案尘埃落定

2019/06/13 来源:泸州信息港

导读

前高管承认财务造假 “郑百文”案尘埃落定_中华会计校前高管承认财务造假 “郑百文”案尘埃落定8:30 21世纪经济报道·金城 【大

前高管承认财务造假 “郑百文”案尘埃落定_中华会计校

前高管承认财务造假 “郑百文”案尘埃落定

8:30 21世纪经济报道·金城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快要被媒体忘记的“郑百文事件”在暗地里冷不丁又发出一声亮响,2002年10月14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突然小范围宣布3日后开审郑百文前高管操纵财务报表案件。 2002年10月17日上午10∶22分,原定9∶30开始的庭审在推迟了近一个小时后开庭。由于郑州中院仅仅提前三天通知当事人开庭时间,而且并未向媒体公布,偌大的审判庭显得有点空空荡荡。 从开审到结束,只用了不足两个小时时间,一切像是例行公事走过场似的,平淡得似乎与“郑百文事件”这五个字很不相称。 案件的三个被告,郑百文前董事长李福干,前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卢一德,前财务处长都群福,被郑州市检察院指控于1997年底,在郑百文实际经营亏损的情况下,采取虚提返利、费用跨期入账等手段,编制虚假财务报表,虚增利润8658万元,并在1997年年报中向公众披露盈利8563万元,从而使郑百文在1998年7月顺利实现了配股方案,筹集配股资金15533万元。 三个被告都毫不犹豫地承认郑百文有财务造假行为,只是在谁是主谋上面互相推诿而已。 焦点集中在,其一,1997年底,李福干在深圳听取卢一德等人汇报,李要求公司一定要完成当年初定下的“双八任务”(销售额80亿,利润8000万),是否就意味着李要求或暗示卢等下属进行财务造假?公诉人及卢都认为,到了年底,公司的主要业务家电亏损已成定局,而李仍要求完成双八任务,除了财务造假不会有别的办法,显然是要求属下造假。而李福乾方面认为,当时不相信公司亏损,因为知道一些家电分公司在返利及管理费用上有隐瞒,而且公司当年委托理财有相当盈利,所以强调“利润一定要如实入账”。 其二,1998年2月,百文公司财务处长都群福是否曾拒收家电公司报来的显示亏损的财务报表?如有,是否李福干指令?公诉人及卢一德方面都坚称,1998年2月21日,卢在深圳向李送上家电分公司的书面汇报,李拒收而且扔在地上。李否认有拒收行为。 李的辩护律师王登巍则质疑:“百文其他分公司有亏也有盈,但总部并没有拒收财表,因而可以否定李指示财务处拒收亏损分公司财务报表的说法;而且该汇报既然是报告,为何没有加盖家电公司的公章?” 很显然,法官对那一方证据及辩护词采信,就决定谁可获得较轻量刑。唯李福干的辩护律师王登巍提出,郑百文造假事件既然是纯粹的单位犯罪,则其主体只能是单位而不是自然人,因而不存在主从犯的界定问题,他因而质疑公诉人将李福干界定为主犯,而其他两人界定为从犯并无依据。据法律界人士对指,其意只在于为李减轻刑罚。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对指称,案件显然只依据《刑法》以证券欺诈罪名起诉,三被告多判入监3年,可能对3人来说都可接受。 当向担任公诉人的检察官询问,郑百文财务造假案件的审结,是否对三联顺利重组郑百文后股票复牌有正面影响时,该人士承认会有正面促进作用。而山东三联集团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查询时表示,股票复牌现仍未能确定,原因是2001年度财务报告因一些数据错误尚未通过证监会的审核。

相关热词: 财务 造假 郑百文

养生
前列腺炎
早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