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从来不是鱼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泸州信息港

导读

其实,我真得有些舍不得小鱼的离开,虽然知道她只是换个环境而且还会回来,但是心里的忧伤与无奈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加浓得化不开,小鱼是我的双胞胎

其实,我真得有些舍不得小鱼的离开,虽然知道她只是换个环境而且还会回来,但是心里的忧伤与无奈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更加浓得化不开,小鱼是我的双胞胎姐姐,但是她喜欢我叫她的名字。我是小西。    小鱼离开时舍不得的人,除了我还有一个叫天一的男孩儿。天一有先天性心脏病,但是他和小鱼的爱情却健健康康。他们是网上认识的。    小鱼告诉我,那天她将我们俩的成长经历编成了一个故事发在了一个叫亲文苑的文学网站上。没想到发出后一个月内点击率一直。天一就是众多读者中的一个。虽然在文章后留言的人很多,但天一很特别,他可以透过文字直接读到作者的心。而且他的观点与见解很让人佩服。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他和小鱼的缘吧?!    我见过天一的照片,小鱼去看过他,但不让天一来我们这里。小鱼走的时候,希望我能继续关注天一,并且不让告诉他自己离开的消息。为此她还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了天一,说是自己换的新号。我不知道小鱼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不想让她在临走时难过,就全答应了她。只是我不是小鱼,我不知道如何来做小鱼,如何做到不露破绽的跟天一交流。然而我已别无选择。    我跟林枫从大二下半学期开始到现在,一直相处的很好,有时林枫也会说:“小西,如果你跟小鱼一样再活泼一点就完美了。”我便假装生气,让他去找小鱼。其实我跟小鱼除了性格一个偏静一个偏动外,其他基本都是一致的,包括喜欢的颜色和花草。    我不知道小鱼这次离开会不会在约好的时间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对天一的感情到底是同情多一点还是爱情多一点。其实这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让我尽量不要惹天一不开心,可是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人呀,就算长得再像也难免会出错的。小鱼已随姑姑而去,已真真实实地离开了,也就是说每当我眨一下眼睛,她就会离我更远了。在这之前,我们从未分开超过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次却是五年,我无法想象突然没有小鱼在身边的日子会是何等的寂寞?    其实在小鱼决定随姑姑去的日子里,我一直都陪在她身边,甚至不许林枫来打扰。也许只有在离别的时候才更深的明白能够相依相伴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吧,而曾经的争执与不愉快此时就像云烟一样根本不值一提。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林枫,这次离开的可能是我。“我们虽然是双胞姐妹,但是我们不一定一辈子天天守在一起呀,我们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暂时分开又不是生离死别,哭这么伤心干嘛呀,乖呀,我的好妹妹,别哭了。”小鱼有时也像个姐姐,虽然她安慰我,表现的很坚强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其实跟我一样难过,她舍不得天一,又不能让他知道离开的消息,担心掩饰不好,所以取消了离开前见他一面的安排。    在小鱼走后的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天一发来的信息:小鱼,我昨晚做梦,自己倒了,却怎么也拉不住你的手。感觉心里不踏实,想打电话给你,又怕影响你。所以睁着眼等到天亮,不知你一切可好?想你!    我专门用小鱼专用的昵称回复给他:天天,不要多想,我这边一切都好,只是有些忙,宝贝,要好好照顾自己哟!鱼。    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一种欺骗,这样对林枫是不是一种不公平,我不知道漫长的五年,我要如何继续!我不知道小鱼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感情要继续还是要分开呢?也许是因为继续太难,分开也太难,所以她才想出用我来缓解一下她心里的压力吧?    在断断续续交往的半年里,一切都很正常,而且林枫也知道了天一的事情,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还是支持不要伤害他的。我们都希望小鱼早点回来,或者早点自己与天一交流。    那个上午,我正在整理资料,突然铃声一响,原来是天一的短信,他说他在医院里,想让我去看看他。我不是小鱼,我从来都不是小鱼,可是在天一心里,我就是小鱼,该怎么办?就算他看不出我和小鱼的不同,但我对他,对现实中的他却是太陌生!三个小时的车希望能变成三年,虽然早都想过会有这一天,但我还是紧张的不知所措,如果不是为小鱼,如果小鱼不是我的姐姐,如果天一是健康的,也许我早就在他的世界里蒸发掉了。    我回复天一说,我只请了半天假。我以为会在医院的病床上见到天一,没想到他提前出院还专门到车站来接我了。他跟照片上一样,只是感觉高大一些,而我,而不是鱼的我,因为跟鱼长得一样,并没有被天一识破。看上去他很开心,而被他牵着手的我,却感觉很不自在。    我承认我是个很笨的演员,我不会演戏,我只能把当天一当成病人,当成孩子,而实际上他给我的感觉却比我想象中成熟的多,不管是过马路,吃饭以及各种生活细节上,他都很会体贴和照顾我!而我心里却因为想着林枫而表情有些不自然,天一几次呆呆地望着我,不知在想什么?因为小鱼告诉我她没有跟天一提起过我,也就是说天一根本不知道小鱼有个双胞胎妹妹,所以他一定不会知道他面前的不是鱼。直到我临上车时他才说了一句:“小鱼,你不开心吗?怎么感觉你变了呢?”我只是笑了笑,说:“是时间长了没见的事吧,不要多想了。”我故意做了个鬼脸,让他放心。透过车窗望着天一越来越模糊的身影,我的心里依然尴尬无比,为那与林枫不同的一吻。    此后,我一直避免与天一过多的联系,更是尽量做到让他没有理由再提见面的事。而林枫,林枫才是我的王子呀。只是我没有想到,离这次见面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却接到了天一奶奶打来的电话,说是天一在抢救中,希望我能来看看他。这次我是跟林枫一起去的,奶奶比我上次见时又苍老了许多。我们到的时候,天一已脱离危险,正在睡觉,奶奶憔悴地在床边也睡着了。    谁知在这时我却收到小鱼的信息,说是她现在正与一个德国男孩儿恋爱,姑姑也挺满意……短信没有看完,我的头就开始嗡嗡嗡响了。天一,痴情依旧的天一,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小西,小西……”林枫抱着我的头,唤着我的名字,让我把心情先稳定下来。    天一醒来的时候,看到林枫很惊讶,我专门给他介绍,说是我同事林枫刚好来这边办事听说我男朋友病了也特意来看看的。在说天一是我男朋友的时候,我故意笑得很甜蜜,这是我跟林枫商量好的。天一很感动,但是他只说了几句话又疲惫的睡着了。我们出去买了些东西回来时,天一已坐起来了。奶奶在旁边忙着什么依然很倦的样子,但是脸上已有了些许的笑容。我一直握着天一的手鼓励他,告诉他只要有我在,他就会没事的。    在我跟林枫回来的路上,我再一次收到了天一的短消息:“谢谢你,小西,在这次住院之前,小鱼跟我联系过,说是因为不希望你太累,所以就把一切都告诉我了。真的难为你和林枫了,祝你们幸福,不要为我担心,我答应过小鱼,我会好好的!再次说声谢谢你,认识你们真好!” 共 26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晚按一按教你实用前列腺保养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瞧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