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红楼梦中的保险观念

2020/02/15 来源:泸州信息港

导读

《红楼梦》中的保险观念文艺青年多有点自命清高的,自命不凡的。我们可以从文艺的角度来和她交流。 比如说从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角度谈保险。

《红楼梦》中的保险观念

文艺青年多有点自命清高的,自命不凡的。我们可以从文艺的角度来和她交流。 比如说从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角度谈保险。 我的一位美女朋友,她的父亲曾经在某某保险公司做过,但是不知什么缘故,她就是没有买。她的理由是,要买房子,对保险没有兴趣,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等等。 我就和她讲这个世界的准则和规律,不是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喜好和认知而改变的。没有人喜欢吃药吧,生病都得吃。是不是?只看需要不需要,不看喜欢不喜欢。咱又不和保险结婚,喜欢它干什么? 再讲孔子的耕三余一的思想。每年度将粮食的三分之一储藏起来

,连续3年之后就可以储备一年的粮食,用来防备灾荒。 胡适先生的经典名句: 保险的意义,只是今日做明日的准备,生时做死时的准备,父母做儿女的准备,儿女幼时做儿女长大时的准备;如此而已。今日预备明日,这是真稳健;生时预备死时,这是真旷达;父母预备儿女,这是真慈爱。不能做到这三点,不能算做现代人。 一个文艺青年,不可能对孔子和胡适先生不了解。 然后再谈《红楼梦》。 《红楼梦》第十三回: P62:秦氏道:“婶娘,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不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娘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所能常保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以常远保全了。即如今日,诸事俱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无患了。凤姐便问道:什么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也没有典卖诸弊。便是有罪,己物可以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 《红楼梦》新华书店都可以买到,大家有兴趣了可以研究下。 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这完全是现代的投资学,就是在祖坟四周买田地房屋。她讲的“田庄、房舍、地亩”这些东西是在做一个打算,如果不做官,把土地租给人家,你至少有生产收入。把这个列为祭祀祖坟的名目,将来就不会被动用了。 秦可卿所说的祖坟的修法是我们现代人不懂的。古代有一个规定,为了去原籍祭祖,可以在祖坟旁边购置田产,一旦有人犯罪,家产全部充公时,祖坟上的田产是不能充公的,因为古代皇帝以孝治天下,孝道不可以伤害。即使父亲犯罪,做子女的是不可以揭发的。亲亲得相首匿,是汉代刑罚适用原则之一,具体指汉代法律所规定的直系三代血亲之间和夫妻之间,除犯谋反,大逆以外的罪行,有罪应相互包庇隐瞒,不得向官府告发;对于亲属之间容隐犯罪的行为,法律也不追究其刑事。这种亲属之间隐匿犯罪不负刑事的原则,来源于孔子宣扬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论语·子路》)   汉宣帝地节四年(前66年)下诏明确规定:“父子之亲,夫妇之道,天性也。虽有患祸,犹蒙死而存之。诚爱结于心,仁厚之至也,岂能违之哉!自今子首匿父母,妻匿夫,孙匿大父母,皆勿坐。其父母匿子,夫匿妻,大父母匿孙,罪殊死,皆上请廷尉以闻。”(《汉书》卷八《宣帝纪》)据此,卑幼隐匿有罪尊长,不追究刑事;尊长隐匿有罪卑幼,死罪上请廷尉决定是否追究罪责,死罪以下也不追究刑事。这一刑法适用制度自汉宣帝以后成为中国古代重要刑事法律原则之一,并一直为后世历代所沿用。秦可卿很聪明地想到,应该趁家里还有能力的时候,多买一些祖坟附近的田产房屋,将来好有一个退路。曹雪芹在人生没有退路的时候,忽然想到当年怎么没有做这件事,因为他后来住在北京香山,据说香山就是曹家原来发迹的地方。如果当初这个地方还有田产、房屋的话,他就不会惨到连日子都过不下去。

秦可卿毕竟出身寒门,生活的艰难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会想到退路。她还说要拨一些公款,这些公款是不能够私用的,一定要归于四时祭祀之用。这一笔钱可以很大,将来抄家的时候,这个钱也不会被充公,因为它是祭祀祖坟的钱,古代的孝道观念认为,不能断人家的祭祀与香火。

然后同时也要把家塾设在这个祖坟旁边,等于是把这个家族将来真正的根基打好,设一个真正的学校。 宋真宗赵恒曾做《励学篇》: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古时候人们有这样的观念,认为一个家族的长久与复兴,跟子弟所受的教育有关。如果族中子弟有机会读书,就有机会做官,家族就有复兴的可能。所以秦可卿第二个建议是办教育,她说义学现在是由做官的人每个月按俸利拨钱来办,这是不够的,她觉得应该有专款办义学,将来即使家族败落,还有这笔钱可以把学校继续办下去,贾家的子弟就有受教育的机会,将来也可以重新出头。

“和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没有典卖诸弊。”让族里的长幼按秩序定了则例,以后按照顺序,就是大房、二房、三房之类,每一年让不同的房来管,管的时候包括这个地方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诸事都由这些家族来周流。她用了“周流”,其实是希望贾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每一房管一年,大家都有参与感,一旦将来败落的时候,到底家族有多少土地,有多少房子、田庄,大家能够心中有数。薛蟠家做官做久了,回到北京的时候他家房子被卖掉都不知道,因为太久没有人管,也太不在乎。各房轮流来管,为的是让他们了解家族的账目,将来对自己的家业有所掌控。

这一番话是曹雪芹在家败人亡之后的感慨,因为他后悔当年家族兴旺的时候怎么没有人想到这一件事情,以致一朝落难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了。曹雪芹把对自己家族的这份遗憾以托梦的方式补充在小说。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 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我们风险规划师,又看见了保险观念,是不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