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评论:政客萨科齐与大国的烦恼

2018-12-07 19:43:54
评论:政客萨科齐与大国的烦恼 萨科齐这个以绯闻和性格出位的法国总统,近为了见达赖闹得大半个世界不得安宁。

这件事既涉及选战政治,又与法兰西旧日帝国心态有关。

更大的背景,是一个影响力日著的中国如何面对世界,世界又将怎样协调对华关系。

法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国家,这个国家曾经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国,一举一动牵动全球政治格局。

英法七年战争宣告了法国的历史性失败,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才真正沦为二流国家。

法国的二流国家位置,法兰西人自己未必承认。

从戴高乐当年在国际舞台上动辄惊人之举,到近年伊拉克战争与美国的公然异议,法国时时在强调自己“绝非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

萨科齐全盘继承了这一思维。

今年1月,萨科齐抛出了一个“相对大国论”,他认为:“在未来三四十年,我们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在政治、经济领域日益崛起,俄罗斯逐渐恢复元气,为形成一个新的大国合唱的多极世界创造了条件,欧盟只要有政治意愿就可以在多极世界中成为活跃的一极之一。

”这个相对大国论可以有各种解读,躲避不掉隐含其中的法国也是“相对大国之一”。

萨科齐不过是一个代表,老大心理属于每个以法兰西为自豪的法国人。

这也是萨科齐一定要与中国的意愿相违背的原因:他越对抗,那些甚至连西藏到底在哪儿的法国人越是叫好,而这些法国人可是握有选票的! 法国这种衰落帝国的心理状态,事实上在西方国家很普遍。

由此衍生出对抗心态。

这类对抗心态不仅是对华的。

比如法国视卢旺达为权势范围,又常常心有余力不足,结果在这个前法属殖民地国家扮演了一个欲进不能欲退不忍的角色。

观察萨科齐的举动,一定程度上是研究本日中国在国际政治生活中的定位。

强烈对抗本身也是一种承认,萨科齐和他的支持者绝不会为一个南太平洋岛国政府的指责气急败坏。

作为有影响的国家,有人找麻烦很正常,不向你挑衅生活还有甚么意义? 同样道理,作为有影响国家,相应的国际位置是固定的,不断的外交纠纷其实不影响这种固定位置。

特别是一些具体事件的应急反应,表面热热闹闹,多是一种国际影响力的外延。

诸如中国外汇储备中欧元比例这种事关大局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萨科齐执拗本身就是一种试图扩大影响而实现不了的缩影。

也只有一个浮躁的国家元首才会做出三翻四覆的事情。

一个有影响的国家,需要扮演相应的角色,承担相应的义务,国民与国家皆如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